首页 >> 反倾销动态 >> 贸易动态 >>TPP命悬一线 希拉里和特朗普同一战线反对
详细内容

TPP命悬一线 希拉里和特朗普同一战线反对

全球需要建立一个支持全球化的新范式,需要一个对赢家开放,也为潜在输家解困的贸易政策议程

TPP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缩写,在反TPP的众多抗议中,有人同样用TPP的缩写,但其代表的却是以人民为代价获利的贸易(TrADIng Profits over People)。其实,任何贸易政策的背后注定纠缠了政治和不同利益集团间的博弈,任何贸易协定谈判也注定路途坎坷。

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Group)高级副总裁埃里克·阿尔特巴赫(Eric AltBAch)对《财经》记者说,很难说TPP是最难的一个,此前的很多贸易协定一路荆棘,当年中国谈判入世也同样阻力重重。

TPP花了六年左右的时间谈判,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越南等12个经济体于今年24日正式签署了协定文本。六个月过去了,TPP仍然在等待获得各国立法机构批准生效。

在美国总统换届选举之际,阿尔特巴赫指出,选举之年,人们对事先站队变得敏感,对分享其真实感受也犹豫不决,尤其涉及到今年11月国会投票。这使得掌握国会对TPP的动态变得相当难,即使美国国会的人也不知道TPP协议通过的机会有多大。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为心焦,他一直希望TPP能成为自己在白宫的最重要遗产之一。在12TPP成员国中,新西兰等8个国家已经开始批准生效的程序;美国、加拿大和智利等4个国家则显得滞后。812日,奥巴马政府发出《行政行为声明》,表明白宫已正式通知国会将把有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法案送至参众两院的议员面前,据说此举悄无声息,以至于差点被媒体漏掉。

阿尔特巴赫认为,奥巴马此举是通过TPP重要程序中的第一步,也为国会在年底前可能通过TPP赢得足够时间。不过,很多学者担心,这份由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协定目前可能因多种变数而命悬一线。

TPP的政治劫数

自由贸易协定是个马蜂窝,TPP谈判也因此一直在相关各国各自复杂的国内政治局势中蜿蜒前行。在美国,TPP的政治难度比TTIP(跨大西洋(行情600558,买入)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还要高一个级别。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Squire Patton BogGSLLP)国际贸易联席主席弗兰克·塞莫利兹(Frank Samolis)对《财经》记者回忆说,一年多前,美国国会成员曾向他表示,希望TTIP能在TPP前实现,毕竟前者政治上的支持要大很多。

塞莫利兹解释说,在政治上,国会对TTIP的支持更为明朗,因为感觉美国和欧洲相似之处更多。对贸易协定最大不满来源于环境和劳工问题,而许多方面TTIP中欧盟比美国做得更好更强,所以对国会而言通过更容易些。

TPP则是另一个故事。美国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认为很难接受TPP,笼而统之,二党都指责TPP将工作转移出美国,对美国国内经济有所贻害。

为迎合蓝领工人的不满情绪,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一直以来都态度强硬。他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称需要对NAFTA等自贸协定重新谈判,并坚决反对TPP,这表明若特朗普当选,或许TPP将不复存在。特朗普堪称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几十年来对自由贸易最不信任的一个。

在担任国务卿期间,希拉里曾代表奥巴马政府就TPP进行谈判和游说。但嗅到贸易政治风向的微妙变化后,811日,在公布其经济政策时,希拉里公开了她对TPP的“三个反对”:将阻止任何阻碍就业或是压低工资的贸易协议——包括TPP。称TPP抑制就业,压低美国工人薪酬。

在对TPP问题的立场上,希拉里和特朗普几乎是同一战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杰弗里·斯科特(Jeff Schott)对《财经》记者分析说,基本上,希拉里希望在TPP正式签署生效前,美国能重新谈判并修订现行协议。与特朗普的全盘否定不同,希拉里不会彻底抛弃TPP,但TPP文本可能被充实或进一步修订。

希拉里期待的TPP是为美国创造“优质就业岗位”、提高薪资和促进国家安全的高标准。实际上,斯科特说,货币操纵问题很可能位列于希拉里修复TPP清单的首选。从可操作性的角度,它可能会被纳入到TPP文本中,执行TPP的争端解决程序。

奥巴马政府仍在努力推动TPP的通过,下一个窗口期是119日下一届总统选举结果揭晓,到119日新总统就任的前一天。这个窗口期被称为“跛脚鸭”时期,也被认为是最后的机会。阿尔特巴赫认为这个窗口仍然对奥巴马敞开着,但时间紧迫且困扰重重。

斯科特指出,“从技术上来讲,一旦生物制药及货币问题得以解决,TPP通过审批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它们是两党关切的共同点。”TPP中有关生物制剂药保护期的问题异议很大,共和党认为,TPP中对于该生物制剂药用于研究和开发数据的保护期规定过短;在货币问题上,TPP国家去年11月发布了宏观经济政策联合声明,涉及不公平货币操作,如果新的TPP条款能有相应货币操纵问题的决议,如果TPP条款能有类似的改变,将会赢得在国会的一些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

同时,考虑到TPP受挫带给美国的成本,考虑到美国的战略和经济利益,即便在“跛脚鸭”时期TPP不能被国会通过,斯科特认为,TPP也会在下届政府上台后不久被通过。

但是,无论是充实TPP的文本,还是修订其现行规定都意味着美国要与其他TPP成员国重新进行谈判。可行的方案是,TPP的修订条款只是附加在TPP文本中,而不改变现行规定,这可能是其他TPP成员国能够接受的方式。

新的贸易范式?

TPP只是一个区域性贸易协定,让诸多学者担忧的是,美国和其他国家讨论TPP,却对通过新贸易协定促进贸易自由化的益处充满疑虑,这并不是一个对未来多边贸易体制的积极信号。阿尔特巴赫指出,如果这种疑虑加深,人们会裹足不前,这可不是全球贸易体制健康的好兆头。

针对各种反对声音,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学者研究了TPP带来的影响。他们发现,如果在大的经济区域推行全面改革,将会给这一区域带来显著的影响,奇怪的是,即使是非TPP成员国,在实际收入的提高和贸易的改进方面,TPP也会为它们施加温和而积极的影响,但这也因国家而异。比如,TPP促进了中日韩三边一体化的贸易努力。

不过斯科特等人发现,其他贸易一体化如东盟的安排受到TPP带来的影响则更为复杂,可谓好坏掺杂。以东盟为例,由于有些东盟成员国是TPP成员国,有些被排除在TPP之外,这种情况下,TPP可能会对其一体化的努力起破坏性作用。东盟的10个成员国中有4个同时是TPP成员国;另有3个成员国在密切关注和考虑未来是否加入;剩下的3个最不发达的东盟国家无法满足TPP要求,不能加入。这种现实让东盟各国在整合过程中产生裂隙。

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副总裁梅雷迪思·米勒(Meredith Miller)对《财经》记者说,大选之年的政治会分散国会和公众的视线,使得对TPP从长计议的视角缺失,TPP迟迟不能过关。

此前作为全美亚洲研究局负责贸易政策研究的副总裁阿尔特巴赫指出,推进TPP的任何延迟,都会导致全球贸易政策的重大转变。美国和中国正在推动两个大型自由贸易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RCEP由东盟的10个成员国和6个重要的地区经济伙伴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新西兰组成,RCEP的拥趸宣称它将成为TPP的敲门砖。

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 全球、城市与社会研究高级讲师柏诺伊·凯普马克(Binoy Kampmark)对《财经》记者指出,最近,美国政治上表现出对自由贸易的怀疑,自由贸易的教条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有观点认为,自由贸易协定不能将货币规则纳入其中,这是问题的根源之一,这使得自由贸易协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大打折扣。而解决方案是,人们应当另辟蹊径,推出新的贸易范式,在自由贸易协定之外创建规则来征收反补贴税,对以操纵货币来获得不公平贸易优势的出口国实行制裁。

在更大的背景下,全球化正受到巨大的挑战:以英国意外选择退出欧盟为标志,特朗普高举反全球化的旗帜受到民众追捧,从移民到劳工自由流动,从接受超国界的监管到贸易自由化都受到损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朱民对《财经》记者说,全球化的加强不反映在贸易和投资上,而是在于金融市场相互的联动性。而全球的政治环境恶化,政治不确定性加强,区域政治不确定性进一步发展为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之潮,最终这是由收入分配不均所导致的。

英国脱欧和贸易裂痕在深化的现实表明,阿尔特巴赫说,相当一部分劳动大军没有感到他们从全球化的机遇中获益,甚至认为其产业反被全球化带来的竞争所伤害,这使得贸易带来的益处被打上了大大的问号,在世界各地持这样观点的人越来越多。

阿尔特巴赫认为,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支持全球化的新范式。面对更开放的国际经济,这样的新范式应当致力于帮助人们应对变化,疏解焦虑。当贸易和投资变得更开放,很多行业和从业者的竞争力下降。因此需要有效的公共政策来响应和满足这些人的需要。我们需要一个对赢家开放,也为潜在输家解困的贸易政策议程。


在线客服
- 反倾销咨询
- 业务报价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50期 上海快3 上海快3走势图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 上海快3走势图